来自 生活 2019-07-15 23:29 的文章

请根据病症选择合适的医院

  一个公交驾驶员,时时处处为乘客着想,能细致到什么程度?上海巴士四公司三车队的杨路,用将近40年时间做出了回答。

  1980年至今,他一直在96路公交车当驾驶员,今年底即将退休。据车队统计,他收到过5000多封表扬信。杨路亲切贴心的服务,早已在乘客心中扎根,远比那些信件更温暖、动人。

  采访前两天下午,杨路的车上有个小孩晕车,吐得一片狼藉。孩子的母亲连说抱歉,想立刻帮忙清理地面,却被杨路阻止。“这是驾驶员的职责,怎么能让你动手,交给我吧。”

  当时正值晚高峰,他趁着拥堵间隙,停稳车辆,抽出几张卫生纸,快速走到后车厢,蹲下来徒手擦干了呕吐物,用茶杯里的水简单冲了冲手,坐回驾驶座。前后不到半分钟,晕车的孩子是男是女,他都没看清。乘客们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,他自然也是顾不上的。“我只想快点弄清爽,不能等到终点站再处理。天气热、味道大,会影响其他人。乘客踩到还可能滑倒,很危险。”

  采访前一天中午,两名耄耋老妇从斜土路打浦路站上车后,面露难色,迟迟没有投币。老人解释说,身上仅有的10元钱,给了前一辆无人售票车,投完才发现不能找零。“无论真假,我都不忍心让她们下车。”杨路问老人去哪,回答含含糊糊。他反复启发,得知她们需要到斜土路再换乘18路。两人到站下车后,还是一脸茫然,不知怎么换乘,杨路立刻请她们回到车里,说:“坐到终点站,我陪你们去换车。”临别前,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了4元车费,递给老人。

  杨路从业39年,几乎每天都会遇到类似的小事。许多闪光的细节,都融在那日复一日枯燥而琐碎的行车途中。

  96路公交车途经多家医院,经常有乘客问路,比如,去红房子医院(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)怎么走。“在斜土路制造局路下车,直接走过去;或换乘43路、218路、955路,能少走点路。”两种方案,哪一种更好?杨路用“最笨”的办法去找答案——自己走一遍。“第一种快,更划算,我从车站到医院,走了6分钟,所以我基本都推荐这一种;如果乘客腿脚不太方便,可以选第二种,不过光等车可能就会超过6分钟。”

  前阵子,杨路趁休息日特地跑了一趟解放军八五医院。“这家医院也是96路经过的,听说最近改名了,想去证实一下,发现确实改成了海军第九〇五医院。”他说,只有去实地看一看,回答乘客时才不会错。

  96路单程约10公里,杨路39年间不知来回走了多少遍。从中山公园地铁站到中山南一路西藏南路站,共20站,回程18站,每个车站周边的医院、学校、饭店、娱乐设施乃至公共厕所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因为隔一段时间就会去走一走,沿途信息更新也很及时。

  即便是96路不能直达的中山医院、肿瘤医院、肺科医院、精神卫生中心等医疗机构,他也逐一实地考察——应该换哪条公交线路,下车后还要走几分钟,全部亲测。若再遇提问,杨路不但能给出精准答案,还可以提供多种备选方案。

  如果是中青年,他会推荐在永嘉路陕西南路站下车,再步行约10分钟;如果是老年人,他会建议多坐3站,到斜土路打浦路站下车,去马路对面坐96路,回程有一站就停在医院门口;如果是行动不便的乘客,就请对方坐到终点站,由他搀扶护送上回头车,路走得最少。

  “老年人求稳,希望少走路,愿意多花时间;年轻人求快,需求恰恰相反。我尽量根据实际情况‘投其所好’。”杨路笑着说。

  华山医院、五官科医院的总院和分院也都在96路沿线。“小孩看近视眼,多数在宝庆路上的五官科分院;江苏路上的华山分院,擅长乳腺科。”每次有人问起,他都会主动提醒,别走错了;有时还要再多加一句,请根据病症选择合适的医院。

  杨路不但关心乘客能否顺利到达,还帮他们规划回程路线。“比如去五官科医院总院,原路返回时,可以就近选择45路,不必再绕路来乘96路。只要乘客方便,坐谁的车都行。”

  时刻为他人着想的杨路,有时候却会受到一些乘客的指责,他都默默承受,用实际行动打动对方。比如几年前,一名年逾古稀的女乘客上车后,问他换轨交3号线到哪下车。“我告诉她,坐到终点站中山公园,很方便。”杨路回忆说,“她却不相信,因为有乘客说是在武夷路定西路换地铁,她非要提前下车,就是不听我的。”结果,杨路好不容易留住了老人,却挨了好几句骂。到了终点站,老人发现他是对的,不好意思地反问:“刚才你怎么不还口?”杨路笑着说:“我就当妈妈教训孩子了。”

  在96路服务了将近40年,杨路自己一直单身。他对老年乘客关怀备至,对家中父母更加贴心照顾,是出了名的孝子。大多数闲暇时间,他都在陪伴父母,直到3年前两位老人相继去世。独自生活,并不孤独。杨路做一休一,休息时喜欢四处观展。

  “很多人去过世博浦西园区,知道那里有世博会博物馆,但都不晓得旁边还新建了一个乒乓球博物馆吧?”杨路得意地说,“里面能看到世界上第一个乒乓球、第一副乒乓球拍,还有邓亚萍的运动服、张继科的球鞋。”去年3月31日,存有12000多件珍贵藏品的国际乒联博物馆和中国乒乓球博物馆对外开放,他去仔仔细细看了一遍。

  5月的最后一周,他就接连看了两个展览。先是去中华艺术宫,参观“全国优秀摄影作品展览”。孤岛升起一面五星红旗、长征运载火箭腾空而起、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藏在贵州大山深处、“蛟龙号”载人潜水器蓄势待发、航母“辽宁舰”在海上英姿勃发……展出的众多经典时刻,杨路都拍下来,分享到了微信朋友圈。这个展览,他两天连续看了两次。

  5月底他又去了上海展览中心,参观“城市荣光——庆祝上海解放70周年”主题展览。这一次,他在馆内泡了一整天。“1949年5月23日晚上,第三野战军各部队是如何向上海市区同时发起总攻的;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如何通过拜访、聚会、个别交谈等方式做统战工作;解放军战士5月25日凌晨露宿街头的照片是怎么拍摄到的?”他细细品读每一幅展板背后的故事,收获满满。

  杨路的微信名是“平和”,从工作到生活,他始终提醒自己:心平气和,笑对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