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艺术 2019-09-01 02:19 的文章

我不是带着同情、施舍的心

  《周勤龄,祖籍汕头潮南峡山,1938年出生于上海,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,曾任职于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广播乐团,1979年移居法国。1992年和2002年分获法国政府颁发“文学艺术骑士勋章”和“文学艺术军官勋章”。1999年11月3日,作为首位华人艺术家登上联合国讲坛,向全世界呼吁提升青少年艺术教育,减少犯罪率。2007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“莫扎特勋章”。《一个中国男孩在巴黎》组曲的创作者,她编写的《钢琴教学法(MIDO)》被法国《音乐世界》杂志评为全球最优秀的十种钢琴教材之一。

  周勤龄一生经历丰富。出生、念书在上海,北京工作过,北大荒劳动过,中年到法国定居。但从呱呱坠地起就被奶奶教说潮州话,她很自豪地称自己是潮汕人。

  2019年8月7日下午,深圳举办了一场艺术慈善思享音乐会。面对众多潮汕籍嘉宾,她称之为“家人”,并用峡山话说:“我比你们还要土、还要笠。”

  命运多舛,她经受过很多意想不到的磨难。其祖父从潮汕到上海时很辛苦,给洋人做苦力。她小时候家里贫穷,九个兄弟姐妹死了四个。

  她被派到北大荒嫩江劳动,在零下40度的天气里,白天要去爆炸石山搬石头,扛上石头走好几里地修路,这一扛就是12年。她得了严重的关节炎,经常性发烧。有一次被医生诊为“不治之症。”

  1979年,她到法国谋生,为了学习法文和音乐,又经历了艰难的10年,尝尽了人生的辛酸。

  在最低谷、最黑暗的时候,她又感知到冥冥中有神灵护佑,必须劳其筋骨、苦其心智。“上天一定给我安排了什么使命,当时身边的人都死了,就我没有死。我就念阿弥陀佛。”

  经历过苦难的人,往往更有一颗更温暖的心。“我见到别人困苦就难受,尤其是见不得孩子们艰难窘迫。”

  “音乐作为一种艺术,能够触及灵魂,能发挥文字、语言不能代替的强大力量。我不是带着同情、施舍的心,而是建立在爱与尊重的基础上,让听众在落难时也可以感受到音乐的力量,帮助他们从内心得以自重、自信、自立、自强。”

  小时候受到潮州音乐的启蒙。 “我记得小时候,阿公吃完晚饭,与同在上海做工的潮汕朋友,各自拿着箫、二胡、琵琶,在家门口围坐起来弹奏潮州音乐,我到现在还认为,这是世界上最美的音乐,我至今珍藏着许多潮州音乐的录音带和光盘。”

  周勤龄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,师从李翠贞、周广仁教授,并曾任教于北京音乐学院,这似乎已经是一条不错的职业道路。但她并没满足在北京当助教,1979年到了法国谋生,因为不懂法语,她将打工赚到的钱全部用于学语言,三年苦拼获得法文的高级文凭。

  机会总是会垂青上进者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周勤龄遇到一位法国“伯乐”,“伯乐”认为她具艺术家潜质,又同情她的处境,立即联系一位钢琴家好友,免费为周勤龄提供学习机会。

  周勤龄对此非常珍惜,克服重重困难,重习梦寐以求的钢琴艺术,先后跟随杜布瓦埃克兰、多米尼克梅尔莱、吕西安娜马里诺和伊芙娜洛里奥-梅西安等钢琴大师学习。

  经名师指点,周勤龄琴艺日渐精进。她在法国各大城市及外国举办音乐会,并且多次接受法国各电视台的采访。特别是1996年法国最著名的音乐电视节目“音乐之声”,对她作了专题报道并摄制节目,从此周勤龄的名号越来越响。

  旅法期间,周勤龄还曾有一个特别的身份。1997年的法国司法部没有中文翻译,他们想到了周勤龄,她既懂中文,又获过文艺骑士奖,遂邀请她当任亚裔群罪犯的探监人,帮助犯人改造自新。

  虽然周勤龄爽快答应,但刚开始还是很害怕,她接触的是形形色色的囚者。她每周去一次,在狱中跟他们说说话,告诉他们什么时间做什么。

  几年下来,她慢慢习惯了,还将佛经、圣经带去,鼓励他们重新做人。她甚至做了一个中文图书馆,将世界名著等书籍带到狱中。

  然而这个工作并不讨好,有些罪犯出狱后,不停地向她威胁索要钱财。律师为了保证周勤龄的安全,建议她停止探狱。

  当笔者问道,“您喜欢别人如何介绍您?是钢琴家?慈善家?中法文化使者?还是其他?”

  周勤龄一听“慈善家”,反应激烈,连连摆手。“叫钢琴家可以,千万别称我为慈善家,多大的本事才能成家?特蕾莎修女才是真正的慈善家,我做的远远不够。”本来采访她一位,结果她拉上了一帮朋友,说,“其实应该采访他们,他们做了更多好事。”

  虽然不自称为“慈善家”,但她参与的爱心活动多不胜数。她每年暑、冬回国两次,可以说每次都是慈善之旅。

  2019年7月23日,获中国盲文图书馆的支持,暑期钢琴演奏及盲文音乐符号师资培训班正式开课,周勤龄亲自进行点拨指导。

  “盲童对音乐的感知有更独到的优势,但是,指到音准,是习好钢琴的关键。”为了推动盲人学生科学地学习盲谱,周勤龄认为,应该先让音乐老师掌握盲文乐谱。

  “弹钢琴要靠科学的方法。来参加培训的老师们提到,大部分盲生学钢琴,都是靠听来学习的。虽然很多盲生很有天赋,但动作不规范、音不准确。”周勤龄教授急迫地指出,“乱弹琴只会浪费盲生们的时间,一定要普及科学的盲谱,还要有准确的弹琴坐姿、技法等”。

  “盲人除了去按摩,还能成为钢琴师。”但盲人学琴,比起普通人,还是要困难很多,特别有天赋的也是极少数。“所以我们要有更多的耐心、更多的大爱,加上盲谱的助力,他们学习钢琴会轻松很多,可能会因此改变他们的人生。”

  她说她什么神都信,在家里,她把多种宗教神像摆放在一起。在她眼里,天主教、佛教、基督教等,都在传播大爱。

  周勤龄说她的人生没有什么遗憾,她天天感恩,80多岁了还有这么个身体,还能出现在舞台上,还能用钢琴来净化人心。她每天都在完成使命,等全部完成了就可以走了。